目前分類:♡簡單愛♡ (5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自從那頓飯後,我和李穎愈來熟,而他也如他所說的,每次去補習班前真的就順道來我家接我一起去補習班,而我也從彆扭、尷尬慢慢的轉為自然、習慣他的接送,而自己更是自然在家等他的按鈴聲,再「順便」和他一起去上課。

  那天,也是和他一起走到了補習班,我們邊走邊聊著,忽然,他把我從他的右手邊拉到他的左手邊,我嚇了一跳,正想問怎麼回事時,只見一輛車正好快速駛過,而濺起的水花,正好不偏不倚的就噴在他的白色褲子上。

  「啊……你的褲子……」因剛才下過大雨,地上的積水都未退,如今他的褲子就這麼給他濕了一大塊不說,白色的褲子上更是都被污水給染成淡灰色。

  「你有病啊,我穿的是藍色牛仔褲,被水噴到又不會怎麼樣,你穿的可是白色的褲子耶,你會被你媽罵死的啦,一定很難洗。」邊說邊拿出衛生紙努力想幫他把水漬給擦掉,有時真覺得這位老兄真的是女生至上的呆傢伙,好像女生在他眼裡都是需要保護的,我還真懷疑,雖然是小學生,難到學姐們,沒有人想把他給訂下來嗎??應該有很多人喜歡他才對吧,看來有空來問問他好了,反正閒的很,有八卦聽也不錯。

  「好了啦,反正褲子又不是我洗,也不會是妳洗啦,妳不用緊張啦,大不了被罵一罵而已。」只見這位老兄,竟然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把我拉起來繼續走。

  「呿~~當然不可能是我洗,除非你要虐待幼童。」我扮了一個鬼臉說道。鬥嘴似乎已成了我們的溝通模式,而也許就是這樣的相處模式,我才會遲鈍的沒有發現他的感情,再說,對一個10歲的小女孩,怎會了解什麼是情、什麼是愛??

  可是,即使我沒發現他的感情,我知道他是保護我的,那是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,當年要去檢定考的前一個禮拜,老師帶著我們這一班去「中正紀念堂」玩,說是濆我們好好放鬆心情,好讓我們能好好的考試。

  那天理所當然的,我又是和他混在一起,也是走著走著,他忽然說「男左女右」,而這次是把我像拎小貓從左邊拎到他的右手邊。害我一時重心不隱差點又要和地面親吻了,哇哩~~又不是在上什麼公民教育課,什麼「男左女右」啊??穩了穩腳步,正準備開罵時,忽見對面走來一個看起來色色的老先生,這種老先生我在萬華的街上看多了,他們常會忽然走進女孩子旁邊,然後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女生的下體捏去,想了就有氣,而我也曾被攻擊過,後來也學會如何快、狠、準的往他們的下體踹過去的技巧,看來走在我身邊的他,似乎對這種老先生也很清楚,才會把我拉往離老先生攻擊不到的地方,而他還一臉理所當然的「男左女右」論,我心裡起了微妙的變化,他真的是很體貼的男孩子……

  從那天起我更是習慣身邊有他的存在,如果他忽然不知道走到哪裡,我一定會死命的找尋他,班上的人都說我和他一定是一對啦,要不然我做什麼老是要找他,而他只要沒事就一直黏在我旁邊,當然,那時全給他當耳邊風,開玩笑,那有人在小學生時就談戀愛的,在我那小小的腦袋瓜中,這是一個否定的答案,即使真的有喜歡的人,但也不敢想吧,總覺得那是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,有點太不合常理了,但,我喜歡他在身邊卻也是事實,那……那時的我,對他究竟是什麼感情呢??當時的我還是來不及知道,那就是名叫「愛」的情感,我們的緣份就已經結束了……

  那年的聖誕節前夕,他照常的陪我上課、下課,最後送我回家,而那天他送我回家的路上,顯得特別浮燥,似乎有什麼事情正困擾著他,而我早已習慣有點不正經的他,忽然間他如此的嚴肅的臉孔,是我所陌生、所不了解的,也因此,我一直不敢問出我的疑慮。

紅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妳等下下課要等我,我們去吃晚飯,我答應請客的!!」在進教室前李穎又說了一次,我點了點頭,趕緊坐定位,這節可是要隨堂考啊,拿起算盤準備練習,這時看了看稍微消了腫的手,才發現,手被捏的地方竟凸起了,而皮也削了一小塊……心想,看來神經遲鈍應該是我吧,我剛才竟然還有力氣捏他。不過,一點皮肉傷而賺到了一頓晚餐,似乎也不錯……

  到了下課時間,當我努力的把算盤、練習簿、鎮尺、磨石粉等收入包包中時,忽然背後被拍了一下。

  「啊~~~」只見我重心不穩的往前仆,而我的膝蓋就這麼又和桌子給親了過去。

  「痛……到底是那個混帳王八蛋、冒失鬼……」我今天怎麼這麼倒楣啊,邊罵我邊回頭看那個始作俑者,只見剛才才把我的手弄腫現在又讓我的膝蓋黑青的他站在那裡傻笑……現在的我可不會覺的他的笑容好看了,我再度怒瞪著他,他真是有惹火我的本事。

  「先生,如果你真的這麼不情願請我客沒有關係,但不用讓我又受傷一次吧。」揉了揉我那可憐的膝蓋,無奈的嘆口氣,繼續把我的東西收好。

  「呃……我不知道妳的平衡感這麼不好,啊……不是啦,我是說我不是故意的。」可能他看我的頭已呈現火山爆發的狀況,所以迅速的改口。

  「好啦,對不起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還有,妳有沒有要吃什麼東西,趕快想,要不然我決定,可就來不及了。」他再度的回復他那一派的悠閒作風,站在那裡等著我的回答。

  聽他這麼說時,我一時還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,因為我只是隨口要他請我,也沒真的想要他請,再說,要我想吃什麼?!這可是本小姐最討厭的問題,認識我的人都知道,我最討厭「決定」這種麻煩的東西了,更不要說要決定吃什麼,我只要能吃的就好了,要我決定還不如不吃。再說……看了看他,我忽然想到,今天好像是第一次和他說這麼多話的,之前對他只是打打招呼之類的,實在沒有其他的印象,這回要一起吃飯……好像怪怪的。

  「喂~~回神、回神……我知道我長的很帥,但是妳不用看著我流口水吧,我又不能當晚餐讓妳吃。」

  我一聽到他這麼說,迅速的回神,這可惡的男生,我哪有看著他流口水啊?

紅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 只見李穎悠哉的把手伸了出來說:「諾~~手在這裡,妳就儘量的捏吧,記得大力一點,不用客氣啊!!」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…客氣個鬼!!」當時的我早已火冒三丈,不由分說的,左手一把把他的手往前拉,右手就這麼使力的捏下去,天曉得,這時我早已沒有所謂的男女授授不親,也不覺得就這麼拉一個男孩的手有什麼不妥……管他的,那個什麼矜持的東東先放一邊去,現在報仇是眼前最重要的事。

  但是……該死!!為什麼他還是可以如此面帶微笑,好像我使了全身的力氣在他手上,只是如蚊子咬的一樣??難不成男女的力氣真是差的這麼多嗎??還有他那該死的手背,他的皮到底有多厚啊??捏了這麼久,竟然還是好好的,也沒有和我剛才一樣變成豬肝色,這…這……真是太過份了,他可惡到連他的「皮」也要和我作對?!我不死心的又轉又捏,甚至用指甲去挑起他的皮來轉,那個兇狠樣,早已不是一個小淑女該有的樣子,但他竟然還是可以保持那可以迷死在場所有女性動物的微笑,一副那隻手好像不是他的。

  這時我早已覺得手酸的要命,力氣快使不上了,但我真的不甘心,氣的我眼淚快掉了下來時,他忽然大喊一聲,「天啊,好痛,妳放手啦,我投降可以吧!!」,我一陣錯愕,只見他誇張的吹著他的手背,又甩又喊說「好痛、好痛!!」。

  「哇……哩……」我心想,你也假的太誇張了一點吧,怎麼可能上一秒你還一副沒感覺的樣子,下一秒就在那裡喊痛??還是你的神經大條到可以和恐龍比美??這時四周圍響起狂笑聲,只看一群男生在扁他的頭說,「喂~~你太遜了吧,連一個小女生你也輸喔!!」「你太不公平了吧,對小女生那麼容易投降,對我們就趕盡殺絕喔~~」「哇…哈……哈……你竟然會輸??」「你輸了喔,那你們的賭注是什麼啊??有沒有好康的??」

  在我還在茫然中忽然聽到「好康…」。呃?!對喔~~說到「好康」的,我們好像忘了說贏了可以得到什麼說……嗚~~太可惜了,雖然這次贏的有點不公平,明顯的是他讓我的,但……還是太可惜了……我看了看他,看他會不會表示什麼,只見他忽然站直,眼中一直瞪著我的右手,然後把我拖出了教室~~

  天啊!!他不會生氣了吧??可是,是他要讓我的,又不是我叫他讓的,我害怕的正要出聲叫他放手時,剛好我們到了洗手檯,旋開了水龍頭,一把把我的手拉到水下沖洗……

  「喂~~你神經病啊!!幹嘛拉我來洗手啦~~」我一邊想掙脫他的手,一邊罵道。

  「妳才是神經有問題哩,妳的手腫起來又流血啦,怎麼妳沒有感覺啊??」

  啥??我手腫起又流血??什麼東東,我又沒有去撞到還是怎樣,除了剛才他捏我而已……順著我的手背看去,天啊~~~(這一天我到底要喊幾次「天啊」!!)只見我的手背早已腫的像米龜一樣,而他捏的地方破皮了,他剛才到底是多用力啊??但說流血好像有誇張了點,其實也只是血絲而已。只見他一臉抱歉一直想辦法想幫我的手消腫,我不禁笑了出來。

紅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哈啊~~ 打了一個呵欠,無聊!!無聊!!今天已經在床上翻滾了好幾圈了,只見我從床頭滾到床尾,再從床尾滾回了床頭,滾了一個早上我還是沒有動力起身,像隻史萊姆一樣,氁成一團在一堆棉被和枕頭中……

  颱風天真的是很無聊的日子,什麼都沒有辦法做,套句我弟說的:「颱風天,上網天」,但這時的我是身處於台北的家中,家中唯一的電腦早被弟霸佔了,我要上網?!別想吧,我還是乖乖的呆在我的房間才對,但在床滾來滾去總不是辦法啊!再滾下去,我還真的滾成圓圓的史萊姆了。

  嗯~~這時我只好發揮我「尋寶」的功力,看看我房間有什麼我平常看不到,但現在會不小心給我找到的「寶」。既然決定了……好!!就從我的衣櫃找好了……衣櫃??相信有人一定非常懷疑衣櫃除了衣服,還能能找到什麼??嗯,也許在別人的衣櫃的確不會找到什麼特別的,但在我的衣櫃就是有可能找到多年前不小心藏的紅包、從小到大男男女女寫給我的情書、沒有寄出去的信、卡片、學生時代傳的小紙條……呃~~這麼說來,好像比較像書櫃而不像衣櫃,但我就是有這種本事,東西永遠放在不對的地方……

  翻著、翻著,啊!有了!!只見一封泛黃的卡片,上面寫著:小呆貓收,其他什麼都沒有了。看來,這封卡片當時應該是本人交給我的,帶著期待的心情,迅速的把卡片給抽了出來,映入眼中的是「喬琪姑娘」的圖案,上面還有像星星般的亮片,連那卡片的獨有香味還留著…心想,這回可真是找到好久遠的東西呢!!但…那內容我卻沒有勇氣翻開來看,只因,裡面的每個字句至今我仍是記得的,再看,只會再提醒我,我曾失去你……但即使沒有這張卡片,你仍然在我身上留了記號,時時提醒我,你存在過……

  下意識中,我的視線往我的右手掌背看去,一個小小白白、大約5公釐的小凸丘……其實,它是不明顯的,但我的眼睛總是能正確無誤,毫釐不差的瞄準、對中它的位置。不禁嘆息,如果我平常的眼力有這時的千分之一就好了。看著這個小傷痕,濆我想起造成這個傷可笑的原因……

  那是一個燥熱的星期六午後,只見一群大大小小的小學生在「珠算補習班」裡吵鬧著,剛上完了上半節的6級珠算課程,我和一個在補習班認識的男生…呃,應該說是學長,因為當時他是6年級,而我才4年級,「禮貌」上我是該叫聲他一聲學長的,但當時的我才管不了那麼多,只因我正跟他打賭誰比較不怕「痛」?!

  「李穎,我才不相信你不怕痛,那我跟你比賽看誰被誰捏到喊痛!!」想到當時的我還不到 135 cm,竟然對著一個大我兩歲,而身高 160 cm 的大男生,指著他的鼻子喊話?!現在想想,當時的我真的是白痴,想也知道,我再怎麼不怕痛,男生的力量一定是比女生大,真要喊痛,也是我喊。而當時我不知又說了什麼,反正我是確實的把李穎給惹火了,而讓他確實的把百分百的力量往我的手背上捏來。

  小時候的我什麼不會,就是不肯服輸,當他把十足的力量加在我手掌背上時,真的是非常的痛,痛到我已不想要我右手了,但當我聽到他說:「要不要服輸啊,服輸就放了妳。」「說吧、說吧,趕快投降。」。我那小小的心想,「開玩笑!!在我已經受了這麼痛的情況,要我服輸?!我才不要!!」,最後,他看我實在太倔強了,再加上我的手已從慘白迅速成了豬肝色,最重要的是,他說:「我手酸!!」,所以決定放我一馬。

  當我感到他的力量從我的手上離開時,我不禁鬆了一口氣,「好險,差點我就放棄了」。甩了甩手,濆我那麻掉的手回復一下,我的嘴角開始了露出奸笑,嘿嘿嘿……換我了,看我怎麼捏死你!!

  「喂!!手伸出來,換我了,你最好咬緊牙根忍著,可別輕易的喊痛,那可就丟臉了」。

紅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遺失東西,似乎是我的人生目的,而尋找我的東西,似乎是你的人生樂趣……

  「我總是不懂,明明我才是那些東西的主人,為何當我需要它們時,總是和我玩捉迷藏,而你,總是可以輕輕鬆鬆就把它們給揪出來,好像只要你的口令一下,它們就乖乖的走到你面前伏首認錯。」

  看著我找了十幾分鐘的眼鏡,從你手中如變魔術般出現時,我不禁如此的向你埋怨道…

  而你,笑笑的摸著我的頭說:「誰叫我是你的【失物招領處】,而妳總是不小心把它們給遺忘在某一個地方,它們不向我報到,向誰報到啊??」

  「我…我……怎麼知道……我才去洗個澡,眼鏡它就不知道跑哪去躲了,我記得明明放在書桌上的,沒有錯啊??」

  「那是妳『記得』…」

  「不是在桌上??那…你是在哪裡找到的??」

  「猜猜看,猜對親一個。」看你倚在書桌前,賊賊笑著。

  「誰稀罕啊,親到不想親了……」嘴裡這麼說著,但人已經黏到你身上了……

紅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